信 SHIN

信 SHIN 不停進化的搖滾靈魂

Keep Rocking, Keep Evolving

你對信的印象停留在哪裏?信樂團?我是歌手?還是中國有嘻哈?最常見到他的地方,應該是KTV包廂吧—那些必點的經典永遠唱不膩—雖然對他本人而言,可能不是這樣。

 

「長輩有教過,跟人握手一定要有力,這才有禮貌。」採訪過程中跟信聊到剛才見面打招呼時的印象,是他握手相當有力,他如此回應。一開始很擔心這位被稱作搖滾巨人的實力派,會不會如想像中一樣寡言,想必很難訪⋯。但從這一「握」開始,感受到的信不只是親和,還很專業;拍照時自己擺出許多pose讓攝影師捕捉,感覺是個樂在其中的老江湖,但據他自己的說法是,「其實我很討厭拍照,為了縮短這個痛苦的時間,我還自己去買了一堆國內外時尚雜誌研究,把這件事快快做好,就解脫了。」

信 shin

談到新專輯,信坦承,會等這麼久是因為自己太懶了。「透過這些高手像是陶喆、宋念宇的視野,覺得我適合唱什麼,或是什麼樣的歌對我來說最有挑戰性,那就都來吧!而且他們來配唱都不會往我擅長的地方雕琢,而是在一些我以往沒注意的細節面切磋,撞擊出來的成果,我覺得是拿得出手的作品。」對老歌迷來說,信的形象似乎已經被定型,但他自己卻還是想要做些不同的轉變;好比找了小宇,雖然歌路跟以往的信不太一樣,從鏗鏘有力的強烈情感要轉為甜甜的愛情氛圍,但他就是想要挑戰自我。「但辛苦在於常常錄完了過幾天再聽,又有新的想法出現,就任性的跟製作人說,我們重錄好不好?」送出國後製的母帶就這樣砍掉重練,求好心切。

信 shin

這樣的心態,也正是2016年他參加我是歌手的最初想法。「就當做給自己的一個挑戰吧,我很久沒有做一件事情,會讓自己緊張,準備這個節目是其中之一。」每週要提出三首歌讓節目組挑,每一首歌得編兩種不同的曲,若沒有適合的還要重提;每週錄影三天,扣掉交通大概剩下兩天多一點可以做這六首歌。講來談笑風生,但對當時的信,這真的是不能再更緊繃了。演唱會、發專輯可以慢工出細活,做完這檔節目,「我覺得自己什麼都辦得到了,也讓更多人認識我。」其中挑戰江南大叔的韓文歌,是製作團隊的想法,而且一開始信並沒接受。「但後來我想到Michael Jackson,加上我自己的聲樂底子來玩看看,或許會滿有趣的。」最後的成果遠遠超出他的預期,算是成功跳出舒適圈的好例子。不過也因為這段期間太緊繃,被淘汰後的第一件事,「我就馬上訂了機票飛到古巴,這才是我的生活嘛。」

信 shin

提醒他已經出道十七年了,信倒抽了一口氣笑說,「我是新人」;問他這麼長的時間裡最喜歡的部分是什麼?「不管是以前樂團時期或是單飛後,不同狀況有不同的樂趣;唯一的感慨是時間真的過得飛快,那些背著樂器跑校園、趕場表演的光景都好像昨天。」以前也曾經想過不要唱歌,去做些別的事業,但後來發現做別的事不見得會比較開心,唱歌這行也算是老天賞飯吃,那就換個想法,休息完繼續做下去吧。「想過去墾丁開衝浪店,或是像東南亞海島國家那樣的Villa;但每當有這類想法浮現,馬上就會有血淋淋的失敗例子現身說法,打消我這些念頭。」

信 shin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 No.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