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宏宜專欄

陳宏宜專欄

當甜瓜不再甜了

2003年,NBA選秀會出現了三位不世出的天才,LeBron JamesDwyane Wade 以及Carmelo Anthony;這三位新秀當年在球場上的成熟度與宰制力驚人,因此許多人將「2003梯」稱為黃金一代。

只是十五年過去,LeBron JamesDwyane Wade不但抱走四個總冠軍,更分別為當年挑選他們的球隊留下永恆的戰功。相較之下Carmelo Anthony呢?從金塊、尼克一路到火箭,只獲得頂級得分手的虛名,如今更成為一個中年失業的負面教材,不禁讓人想問,難道甜瓜已經不甜了嗎?    

要在NBA拿冠軍我認為有三個要素,一是實力,再來是努力,最後則是運氣;而且運氣可能佔了快一半的比例,所以我從不以冠軍戒指來評斷一名球員是否偉大,但一名偉大的球員能不能在職業生涯有個好的“句點”,就有第四個要素叫做智慧。簡單的說,在上天賜給你的青春肉體開始消逝時,你有沒有智慧去面對這個挑戰?NBA球員喜歡把身體老化稱為「Father Time」(指你已經老到該做爸爸了),而Father Time就像手機帳單催繳電話一樣,一開始一個禮拜一通,接下來三天一通、一天一通、最後可能一天三通,甚至不惜「斷訊停話」直到你承認它的存在為止。

當然這筆帳單不可能有繳清的一天,但你卻能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將通話上網的時間拉得越長越好,所以一名三十四歲又有外線能力的前鋒找不到工作嗎?當然可以,只是當你以前的打球方式讓你離目標越來越遠時,如果還不思改變,那真的就不是籃球能力的問題,而是智慧的問題了。畢竟,再強的得分手,都不可能贏得過Father Time    

而我自己雖然不是運動員,但其實也是面臨Father Time的嚴峻挑戰。我從二十七歲開始就不能喝酒因為會嚴重宿醉(看來Father Time十年前就來催繳帳單了),這幾年每天喝咖啡的截止時間也是越提越早,因為再晚就會影響晚上的睡眠;至於體重更是我永遠的痛,最近開始晚餐澱粉減半,而我知道得中餐澱粉減半的那天可能也不遠了。但我很清楚這一切都是人生的一部分,這場戰爭我不可能贏, 有一天我一定會是又老又胖。不過我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顧自己,並將被“斷訊停話“的時間拖得越晚越好。為什麼呢?因為我有智慧,就算我註定要輸,我也要輸在一個好的句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