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玄才

黎玄才

歸零才能往前

「沒有,想轉行啊!早就不想做了,又沒錢。」問起對於編輯這份工作熱情來自哪裡時,黎玄才開玩笑地這麼回答著。

從香港來到台灣已經八年,他的觸角不斷往外延伸,從雜誌總編輯到投入造型師工作、成立夠意思創作顧問,也在各企業內部舉辦造型搭配講座,「我也做活動公關,設計邀請函我也做,拍影片也要學啊!從年輕人身上學,雖然不可能比他們專業、但你起碼要懂看,不然連插嘴的本事都沒有。」

人稱鬼哥的他說「編輯」就是他的基本,「就算錢很少我還是要做,因為這是我的專業,我只會這些東西,就要跟自己說:你要越鑽越深。」而既然要鑽得深,他就把編輯這個工作變多一點,「撇除自己的職業,你問自己:你懂什麼?誠實告訴自己,還有什麼是懂的?比如行銷的專業、造型、統籌事情的能力,文字上面的排版、視覺、美學。我覺得這些東西可以慢慢變成製作人、製作公司的方向,我自己就試試看,反正也不會死。」

也許是有著與自己對話的習慣,他每次在工作結束之後,總是會很嚴格的檢討自己,他解釋:「每天把逼到自己去絕境的感覺,因為壓力應該是自己給的不是別人給的,如果壓力都要別人給,就只會很辛苦去完成這件事情而已。」那麼檢討後不會沉浸在不好的情緒中嗎?「檢討不一定是很負面或很憂鬱的事情,是跟自己說說整個工作過程,下一次遇到的時候應該怎麼做,給自己一個進步學習歸零的心態。」

黎玄才

而歸零對他來說非常重要,「沒有歸零的想法、是不會有新的東西出現的,只會重複自己在做的東西,我不太享受過去自己做的事情。」不僅不太看自己過去的作品,黎玄才也不滑Blog、不看時尚文章,「跟我沒什麼關聯性,不如去圖書館拿本書看好了,至少是我自己挑,不是隨手滑到的。」他也提到每次的講座,他都學習到怎麼跟不同的人去溝通,「我的講座都是偏向內部訓練,如果有一些公開、大眾的講座,慢慢把我的一些概念變成一本書,是我的一個小小目標。」 

他解釋自己在講座中談的大多是概念性為主,「我不想告訴你約會穿什麼?上班穿什麼?我覺得太實際了。」他認為造型是虛的,單品是實的,「大家都因為那個單品去呈現那個造型,不夠浪漫,」像是下雨就穿雨衣、雨靴,登山靴就要搭單寧褲,單寧褲就是要搭T恤,「太多規矩,沒有說西裝褲不能搭登山靴的道理,要先忘了這些規矩,你才有辦法搭出自己的想法。」

那有沒有自己認為特別失敗的造型?「我覺得衣服其實還好,最主要就是臉和髮型吧!臉沒辦法改變,所以重點還是髮型或是儀容、或者是你的談吐那些還比較重要。所以我很堅持,頭髮長了該剪、眼鏡戴不好該買,這些很基本的。」對他來說穿搭沒有錯或不錯......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1期stylemaster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