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訓

陳耀訓

Heavy Crown for the Champ

為了採訪陳耀訓,我們從台北直奔港都,想不到在他的店裡碰面後才發現,原來他坐了同一班高鐵趕回來受訪。世界冠軍的光環固然帶給他名氣,但在接踵而來的工作日程裡,如何兼顧家庭、事業與經驗傳承,陳耀訓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今年初,同樣是在高雄的巴黎波波麵包店,我們才訪問過拿下冠軍沒多久的陳耀訓;這次見到他第一個問題,就是這段期間的生活,有著什麼改變?陳耀訓露出略帶疲憊的笑容說,其實沒有太多不同,他還是每天都會到店裡,做著自己熱愛的麵包,「最大不同之處,大概是現在做什麼事都會受到很多關注吧。」但面對許多異業合作的邀約,跟店內事務的比重分配如何調整,他坦言大部分店裡的決策還是由他拍板,但漸漸地會適時讓店裡師傅在創作麵包甚至是管理上,有更多揮灑空間。

陳耀訓

而陳耀訓兼具日系與歐系麵包風格,甚至願意在出師十年後將心態歸零重新學習,在業界絕對稱得上「怪」;但他自己認為,一路走來遭遇到比別人多的挫敗,或許也是一種異於常人。「這樣的經歷會讓我更加珍惜所得到的一切,以及得獎後該盡一份心力的社會責任;包括為台灣在地食材的推廣,或透過製作麵包開創出新食材的可能性,這都是我目前以及之後想要做的事。」從16歲進入烘焙業,陳耀訓謙虛地說自己會做的很少,就是把麵包做好而已;但也因此給自己更多期待,希望能做到完美。「當然追求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困難,但不論是遇到什麼挫折,我都想要走到最後。」

而這一年來他也收到許多異業合作的提案,印象最深刻的,就屬威士忌麵包。「因為我本身不喝烈酒,但在討論的過程中,酒商提出的一個觀點很吸引我;威士忌的原料來自大麥,而麵包的麵粉則是小麥,兩者間應該能夠找出相關聯之處。」加上這個想法從來沒有出現過,陳耀訓的挑戰心態促成了這次合作;雖然笑說喝了三四個月的威士忌,但也讓他發現單一純麥威士忌的不同面貌。過程中當然也有失敗,但反而激起他的興趣,「應該不會有我沒辦法做出來的麵包吧!」這樣的執念,或許正是他能在世界舞台上發光的主因。

陳耀訓

從去年第一屆Monster of the Year就有關注,到今年入選,陳耀訓很開心能夠被定位成「職人」,他認為這對許多技術者而言是最崇高的肯定。「但其實我不覺得我自己是怪物啦,」陳耀訓笑著說,今年剛好是自己入行第二十年,而這二十年來日復一日都在做同一件事,做出好吃的麵包;看在外人眼裡,這樣反覆而枯燥的歷程,或許就很「怪物」,但對他而言,卻仍甘之如飴......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1期stylemaster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