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翊峰

成為自己的樣子

高翊峰

Text_Hana May  Photo_王志元

高翊峰從編輯、小說家走到編劇、導演,他的創作從文字開疆到影像,他刻畫了許多男性角色,也編輯多本告訴大家男人該是什麼樣子的男性雜誌,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樣子,以及台灣男子當代群像。

高翊峰

雜誌編輯、小說家、編劇、導演、電視節目主持人,擁有多重身份的高翊峰,在我提到流行語「斜槓」時,輕觸自己的腕錶,說:「我的說法比較老派,我是個成功的多重人格分裂者吧。許多人格分裂出來協助我做各種不同的事情。」他將各種身份的切換,在心裡具象化成一個開關,寫小說的開關,寫劇本的開關,導演的開關,「主要是場域來觸動開關,比方說到了電視台,梳化幫我化妝,那個開關就開始預備了,走進攝影棚,導播確認、燈一亮,那開關就咔一聲轉過去了,主持人說話的節奏感、手勢就出來了。」有時候也必須同時打開兩個開關「我現在是導演,但同時是另一齣戲的編劇,兩者會互相影響,做二者間任一事情,兩個開關都會被觸動,甚至會讓他們說話。」

高翊峰

高翊峰說,隨著時間不斷發酵,心裡頭的開關是越來越多,構造也越來越複雜。現階段自我檢視,小說的開關是做的比較完整的,編劇的開關是最堅固的,當前最多琢磨的是導演的開關,「導演開關是做得最晚的,構造複雜,稜角很多,我至今還在調整和界定。我給自己十年的時間,十年學會一件事應該夠吧」。十年磨一劍,他為的不是爭名奪權得利,而是爭取靈魂深處的自由「我覺得這整個人生是很多不安的靈魂共處的,每個人都不會只有一個靈魂,無論如何總是需要一個角落讓各個靈魂可以安靜下來,在那個角落可以很舒適的面對自己,那便是自己的模樣。」

高翊峰

若用多重人格來形容對外的身份與職業,高翊峰認為男人內在核心是由兒子、戀人、父親組成,是男人內在很私密的思考空間,「為人子時,對『父親的樣子』有很多要求,但當了父親卻又覺得『兒子』應該是怎樣的。」若將對外的機制形容成開關,他笑著說家人就是擅闖他心房,隨意撥動開關的人,好像與他內在的各個靈魂惡作劇一樣,恣意妄為。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0期stylemaster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