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藍偉銘&藍韋翔

理性與感性的一體兩面

跟藍偉銘與藍韋翔兩兄弟聊天,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你能夠感覺到如他們自己所說「不適合給人請」的藝術家個性,但兩人卻又分處理性與感性光譜兩極端,或許也正因為如此,反倒成了一種最完美的互補型態。

稍微有點年紀,又(曾經)熱愛泡咖啡館的文青,應該都聽過ZABU的名號。發跡於師大商圈,水準書局那條巷弄;在師大居民抗爭後轉戰天母,但知道換過老闆的人,可就沒這麼多。最早是大藍的兩個復興美工學姊經營,他自己有空就往那邊跑,「他們根本沒有請店員,全都是我們這些認識的朋友,下班後都會自動去報到,要是客人多了,就順手幫忙。」幫著幫著,被這種氛圍吸引的客人越來越多,加上電影不能說的秘密也來借景拍攝,就這麼火紅了起來。

 大藍

但生意越來越好,大藍與兩位學姊反而覺得被店給束縛,不像是在做自己熱愛的工作,漸漸萌生退意;正好小藍剛退伍,學商的他對於經營很有想法,大藍則是想做自己熱愛的咖啡,愛收老物件的他,也對於建構這間店的風格相當有興趣,就這樣轉由藍家人接手經營。

 小藍

而在師大居民抗議後,「我們想過很多地點或方式,但最後為了想要有更多戶外空間,更有朝氣一點,還是選擇了這裡。」大藍說,剛好住這附近,跟小藍常騎車上山,經過天母圓環這看到有出租的店面,一進門就被整面原始的磚牆面給吸引住,便決定落腳此地。但畢竟在師大的十年,不論風格,或對許多物件都有感情,「像你看到這個吧台,其實當初搬過來時是可以重新打造,但最後我們還是選擇了拆下來,原封不動地在這裝回去。」小藍有些無奈的笑說,還是有很多老客人覺得,天母ZABU跟師大ZABU不一樣,但很多其實是人的年紀與地點改變,感覺也就回不去了。

cat

兄弟之間有沒有在經營上有過爭執?大藍說比較多摩擦,是發生在兩人準備結婚前,「畢竟原本是一家人,結婚後成了兩個獨立的家,看事情的面向自然有所不同,」但兩兄弟的孩子出生之後,思緒也變得更加成熟,反倒不再為了經營的事情拉扯。「就像之後如果要再整合成一間店,我們現在就會反覆溝通可能會遇到的問題,很多事情先說清楚,真的碰到了也不用去爭執;而且有了小孩,會覺得去吵這些事很蠢,陪伴小孩照顧小孩的時間都不夠用了,哪還會浪費時間在爭吵?」

兩人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49期stylemaster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