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 Seasons Hotel Kyoto

京都四季酒店 微醺美景...床讓人無法抗拒到取消一下午行程!

Four Seasons Hotel Kyoto

去日本跟去京都對我來說有點不一樣,京都之於日本其他城市,似乎就高傲了一節,也更正宗,就好像台北人一回事,但如果你是大稻埕的台北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喜歡京都的正統跟懷舊,但是在舊裡面又有很多有質感的進化,讓人愛不釋手,就算是同樣一條街一再走過也不覺得膩,相同的景色再多看幾次也會有不同的感受,俗氣如我的人更應該來這個高雅的城市多走走,看看能不能轉換成跟京都相同的貴氣,屬於一種不低俗的貴氣。

天寒的一月,想說租台車來遊京都好了,這樣似乎可以比較自由的到任何偏僻的地點玩耍,又老又沉的身體似乎不太適合在路邊等觀光的公車,氣象預報可能的降雪,讓我選了一台有雪胎的車,但那台車卻醜到不知道怎麼形容,到京都的那天似乎沒有如預報般降雪,在租車公司試圖想把車換回比較可愛的K car,但老練熟知如何對付觀光客的店員,狠心的拒絕了我,我就開著那台應該是設計師在設計車時發生大地震導致車線嚴重變形的醜車,開始我在這個古老城市的旅程.

Four Seasons Hotel Kyoto

京都對我來說去那都好,我把這次旅程的主角,放在Four Seasons Hotel Kyoto,依著導航,我來到這間開幕沒有幾年的飯店,車在大門被警衛禮貌的攔截,日本人總是謙恭有禮,但我心裡總覺得,就是我開的車讓警衛誤以為我來送貨才會被攔阻,瞬間玻璃心大爆炸,清脆的聲響一直延續到我把車還給租車公司才稍事停歇,車道邊的竹林,將人車有禮貌也有質感的分離,我開到飯店的大門,充滿設計感張揚的木條結構,將大門區域很有氣派卻又不俗氣的匡著,讓來的客人絕對不會被雨或被雪所侵襲,門口連三角錐都用竹條仔細的裝飾,停在門口的超跑跟古董車,讓我恨不得快速拉起手煞車讓車甩尾開出這塊區域,不要玷污這裡的高級氣質,殊不知車的馬力不夠,手煞一拉,車就停在原地,門僮有效率地接下我的車,這邊停車全部由飯店人員代勞,你只要付出數千台幣的停車費就可以每天無限制的進出,飯店人員有禮的迎接辦理入住的手續,我的腦中開始幻想等等泊車的人一定會在臉書打卡跟我租來的車合照,標題是史上停過最醜的車沒有之一,不然就是寫這台車讓四季酒店只剩冬季之類的po文。

不算大的大廳,不多的客人,當我確認住宿金額的時候,才從醜車的惡夢中被驚醒,四季酒店加上日本,這就像是鮪魚加上海膽,不可能是個便宜的選擇,但當飯店的人帶著我順著走道走向房間,窗外是個超大的日式庭院,還有一間茶屋,中間是個養滿錦鯉的水池,這樣的景色這樣的庭院,你完全可以深了付出的代價在那,我相信這應該是日本式飯店的絕頂之作,走往房間的路上,走到暫時打斷了看往庭院的景色,但陽光從長條狀的窗戶打進走道,印在紫色的地毯上,這飯店處處是風景也處處有禪意,打開房門,一小段的暗色走道,當你視覺看到房間的全景時,窗外是那個美到不知如何形容的日式庭院,快下山的陽光,用暖色溫將庭院灑上金光,我站在窗邊許久,可以想像如果我是日本人肯定會看著這片景發出啊啊的驚訝聲長達三分九十九秒之久,窗邊的小客廳,咖啡色的沙發配上很東洋或是說很京都的靠枕,沒有一個地方比坐在這邊喝上一杯抹茶,配上和果子更適合欣賞這邊的風景了,這樣的搭配不用喝酒也可以進入微醺的狀態,四季酒店的床更是讓人無法抗拒,兩層床墊對於腿短的我略嫌吃力,但一旦爬上床後你想下來的機會應該不大,我入住的那一天就把所有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改成躺在床上認識京都,聽起來有點浪費,不過飯店不就是拿來睡覺的嗎?除此之外,浴室也是一個讓我愛不釋手的地方,設計師巧妙的將浴缸和淋浴間用玻璃門將空間可以一分為二也可以整合在一起,萊姆石色調的浴室,總是最吸引我的,住在那邊的三天,總是找理由衝到浴室裡面,好好享受一番,其實一個好的飯店不算太難,舒適的床得體的空間跟讓人流連的浴室,不就是這樣嗎?但能做到的飯店真的不多,京都四季不但做到還做得很好很好。

Four Seasons Hotel Kyoto

話說我在愛京都四季,去外面走走吃吃似乎也是必要的,開著我那台不太稱頭的車,雖然不稱頭,但至少可以讓我可以去些比較遠的地方,我開了半個小時到了三千院,地上還沒完全融化的雪,生得很有意境的青苔,古老的建築物,跟在裡面修行的僧人,總覺得日本人就是可以把古意維持得很好,該翻修的翻修,但依然維持著建築物該有的舊,加入新的東西也不覺得突兀跟過度,這樣的功力台灣可能在三個世紀也學不來,尤其你看到台鐵剛翻修的列車之後,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我們翻修東西到底是為了讓他可以再繼續一百年,還是想一秒毀了他,也許冬天不是造訪三千院最好的地方,更不要說我來的那天還飄著一點細雨,但你看到這篇介紹的時候,三月的氣溫加上春天的櫻花,可以想像這邊將會是一幅絕美的景觀。

住京都好吃的東西肯定吃不完,應該說是住日本都是有這樣的幸福,我請飯店幫我訂了在去年剛拿到米其林一星的祇園 松田屋,這是間只有六個位置的壽司店,晚上在祇園的小巷中找餐廳,本身就是個樂趣,花見小路是條任何時候來閒晃都可以找到不同風情的餐廳,被谷歌轉彎右拐亂導航一陣後,松田屋的門面還算顯眼,打開餐廳的門,別有洞天,看起來像是全新完工質感滿分的壽司台,淺色的木頭架上廚師堅毅的眼神,讓人有點不寒而慄,去了很多間日本的名餐廳,廚師都有個特色,在做菜時極度嚴肅,像是二十年前國中的訓導主任,但一旦完成他們的任務之後,又會轉換成慈眉善目的父親,在京都來祇園找一間壽司店當然如果你喜歡意境界的懷石料理,那會是最正宗的選擇,唯一是這些好的餐廳訂位都需要透過飯店,透過極為嚴謹像是發射火箭般的程序才有辦法訂到,也請記得準時到達,你們知道日本人其實不是亞洲人,我們對他們來說都有點太隨意了。

吃完飯刻意繞了點路,在花見小路閒晃,然後將我那台難看的車,開回飯店,晚上的京都四季,裝扮入時的晚宴客人貫穿大廳,坐上電梯走過長長的走廊,立刻恢復寂靜,看著窗外被燈光點綴的日式庭園跟沒有機會探訪的茶屋,我還是決定快點奔回那讓人喜愛的浴室,躺上那張全世界最舒服的床,因為我想要早上快點到來,這樣我又可以坐在高聳的落地窗邊,搭配庭園景色,吃我最愛的日式早餐,開啟我在京都的另一天,如果每一天都這樣過,再怎麼重複我也不會介意。

Four Seasons Hotel Kyoto

text/photo_M.T. Shi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