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我的懶人東京旅遊

Tokyo

我對日本總是有種又恨又愛的情節,約莫三十多年前,我還是個戴著小橘帽子穿藍短褲小學生的年代,跟著家人去了日本觀光,某個晚上,我忍不住吃了三碗日本米的白飯,這是我人生吃過最好吃的白米飯了,從那天開始,我就愛上了日本,可是我的體重也沒有道理的無限飆升,到這本雜誌出刊的前一天都沒有停止過,所以過去幾十年,我總是不間斷地去這個讓我,外號叫小胖或是阿肥的國度,想搞清楚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text & photo _ M.T. Shih

東京可能是少數我喜歡但又刻意不去的日本城市,從機場到飯店似乎要耗盡一光年的旅程,讓我怯步,絕對便捷但擁擠的大眾運輸工具,讓本來就懶惰的胖子意興闌珊,如果上蒼保佑去年有多領一點年終,大膽坐上東京的計程車,燒錢的數度就像乾柴遇上烈火,發現一年的年終似乎也不夠揮霍,從此我就慢慢跟東京漸行漸遠,往大阪福岡發展,早期的旅遊人們總是一次一眼可以望見所有該看跟不該看的景物,雖然我早就脫離這樣的度假模式,基本上去度假的地方,我可以足不出飯店過上幾晚,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我總是樂在其中,但在城市的旅遊是不是可以這樣呢?這次我決定縮小我的東京旅遊範圍,就把去的地方簡單鎖定在飯店所在的區域,讓大部分的地點,我都可以步行,走累了揮手叫計程車,也不至於要拿出家中祖傳的十八代地契來燒,也許這是我跟東京相處的最好模式。

Tokyo

我選了銀座,一個聽起來有點老人的地方,剛好適合我的年紀,選這邊還有一個原因,Hyatt在這邊開了個新的飯店, Hyatt Centric Ginza ,現在國際飯店的品牌之多,可能連創辦人都搞不清楚這些飯店到底在演什麼,或者是有什麼特色,我也想好好一探究竟。從機場搭上往東京車站的火車,為了能搭配上銀座的高級質感,特別買了商務車廂( Green Car) 以前看到Green Car總是以為是不能抽菸之類的車廂,很難跟高階想像再一起,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享受一下從機場買的飯糰跟茶飲,小睡片刻,東京車站也就到著。我常常在想,設計日本火車站的人,他的家業肯定是設計迷宮出身的,如何能弄出這樣複雜的動線,如果趕時間或是才來這邊不到十五次的人,應該都會有在裡面要渡過餘生的恐懼感,我看連Google都不會想挑戰日本車站的室內導航,因為這樣肯定會燒光家產並且飽受責難,搭了一小段計程車,到達飯店的門口,不算大的路口,但附近的名品店跟樓下的勞力士專賣店,我確定我選對了一個絕佳的住宿地點。

飯店大廳不在一樓,也讓大廳有種幽靜的氣氛,大廳裡有大桌讓客戶可以自由地坐在那邊等著辦理手續或是處理自己的公事,我倒了杯檸檬水在大廳閒晃,一台可以自動換外幣的機器吸引了我,其實沒有需要但我還是硬拿出一張千元台幣看看如何透過機器換成日幣,科技的進步取代許多以前飯店人員的工作,無紙化的作業也讓大廳櫃台變得極小極簡,打開電梯門我被每個樓層的標示所吸引,他像是個藝術品一樣的呈現,我還特別坐電梯到每個樓層看看每個電梯打開門的瞬間是如何吸引人的目光。

Hyatt Centric 的房間不算大,但每個空間都使用得宜,明度高但亮度不高的色澤,典雅的裝飾了這裡,也詮釋了銀座這個地方的特質,帶點該有的態度但必須迎向新的年代的一種特質,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種住進新的對的城市飯店的感覺,未來這肯定會是我來東京的家,晚上我請飯店幫我訂了一間壽司店,這家店符合我這次旅行的原則,在飯店周圍,すし八左 就在飯店後方的一條街,剛剛得到米其林一星的壽司店,當天晚上客人不多,只有我跟另外一個中年日本人,這個人看起來就是會在電視上出現的人,要不是老牌的綜藝節目主持人不然就是政壇的大佬,相對我一個不會說日文的觀光客,相對顯得孤單,老闆極度嚴肅,不太說話,除非隔壁政壇大佬跟他聊天,不過廚師的工作不在娛樂客戶,而在用完美的餐點滿足客戶,不一定要從聊天中看到客戶的笑容,但一定要從吃下你做的餐點中發出笑容才是好的廚師,恰如其分的晚餐,雖然有點緊繃,但壽司的水準也算讓我裂齒微笑。

Tokyo

起個大早,這間飯店對我來說最棒的一件事情就是可以走到築地市場,在還沒拆掉之前,總是要去探望一下這個東京必遊的景點,但沒有吃飽怎麼有力氣閒逛呢?我早就放棄在場內找吃的東西,太長的排隊人潮,讓我失去耐性,年事已高,也無法久站,這些事情就留給年輕人去做吧!我去了築地虎杖點了碗上面有五種海膽的丼飯,來自日本各地的海膽,被築地虎杖的廚師集中在一起,這是一碗娛樂性很高的丼飯,吃完之後,你會有極致的滿足感跟極大的罪惡感,你只要把這碗飯放上你的臉書,你將會得到所有的注目,當然也包括那些窺視你遺產的人,但我深覺得這是一天最好開始的方式,如果是一生結束的方式也算是福氣。吃完之後我走進築地市場晃了一圈,喜歡老東西的我,反常的沒有因為這裡要拆遷有任何的惆悵,肯定是來之前才看到築地拆除的時候需要搭建兩道圍牆,阻擋所有場內世居在這邊的老鼠,影響了我的心情,上萬老鼠追逐我的畫面在腦海中上演,讓我加快腳步離開這邊。

吃完海膽大餐之後,我到了大本山護國寺,這是間建於1681年的寺廟,但我來這的目的倒不是為了參拜,而是來逛逛每個月第二個週六才有的古董市集,逛古董市場一直是我最愛的事情,但在日本逛古董市集還是第一次,護國寺的市集,規模不算大,但如果你對老物有興趣的話,這裡的攤位還算多元,老茶具老餐具跟瓷器,還有年紀不見得比我大的布娃娃,或是一些工具;甚至廚房裡面的老味精鐵罐什麼都有,如果你問我買了什麼......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2期stylemaster雜誌]